返回

俄罗斯的珠宝往事——战斗民族的细腻与奢华

  2019-08-11 05:06:43

俄罗斯,在国人印象中是能驾驭熊狼虎豹,以一敌三,无畏风雪的国度。然而不为人知的是,这个辽阔无比的北方雪国,环绕着北极圈的海洋,西伯利亚的森林与冻土下,埋藏着那如沙海一般的黄金,祖母绿,与横亘在海岸线之上的琥珀与蜜蜡。

这片土地上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女人,她对于珠宝的狂热著成了一部传奇,她就是俄罗斯帝国唯一一位被称作大帝的女沙皇——凯瑟琳大帝。

在对珠宝的追求上,似乎全世界的男人和女人都无法与凯瑟琳大帝的野心相比。她因为不满意传统的玫瑰式琢型,就立刻命令意大利的工匠发明了能够让钻石更加璀璨的明亮式切割,令钻石迸发出耀眼的火彩;动不动就拥有镶嵌3000颗钻石的圣经;指挥工匠用成吨的黄金勾勒宫殿墙上的图案;将原本应当镶嵌在王冠上的孔雀石、碧玉与玛瑙用来铺地板;制造整座琥珀镶嵌而成的屋子只为喝一场下午茶!

即便是拿破仑和路易十四统治下的花都,也无法企及圣彼得堡十分之一的纸醉金迷。英国公主Alice多年后见到凯瑟琳大帝的收藏时,也曾震惊地写信告诉自己的母亲维多利亚女王:“沙皇宫殿中里的珠宝,或许连您的收藏也无法与之相比。”

上图是沙俄帝国蝴蝶结缎带钻石项链,250年前,大约1700年代,这条项链属于俄国凯瑟琳大帝所有,她是高级珠宝的狂热者,她的收藏中,集聚了法国最高珠宝匠人的杰作。这件蝴蝶结缎带项链是18世纪经典的设计款式,呈现了18世纪的浪漫主义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,沙俄王室的珠宝从圣彼得堡转移到了莫斯科,被封存在克林姆林宫的箱子内,13年后,大量的珠宝被带到伦敦拍卖场“The Russian State Jewels."这条项链被一个匿名藏家收藏了89年,在2005年,以1.5百万美元预售成交。

叶卡捷琳娜曾在日记中写道:“寒冷与丰饶都是上帝的恩赐,俄罗斯人即便注定只能在寒冷的泥泞中跳舞,可他们皮靴踢飞的石料,却一定是连教皇都要嫉妒的宝石。”

俄国珠宝的与欧洲宫廷珠宝不同之处就在于,比起欧洲珠宝更加多了几分沙皇宫廷风情,材料的贵重、色彩的艳丽、造型的精巧和光泽的璀璨,展现出了不一样的俄式古董珠宝特点。

对比法国、意大利等国的王冠,俄国的王冠似乎要夸张的多。1762年凯瑟琳大帝加冕时佩戴的皇冠,皇冠上面总共镶嵌了2858克拉重的4836颗钻石,其中装饰冠顶的是世界上最大最漂亮的红天鹅绒色尖晶石,重398.72克拉,被列为“俄国七大历史名钻之一”。

俄罗斯珠宝中,世人熟悉的还有法贝热彩蛋。法贝热曾是皇家御用珠宝设计师,因极重视作品的设计,体现出巴洛克、文艺复兴、新艺术等多种风格而出名。对于那些年末还没出售的产品,法贝热则会选择销毁,这也是法贝热最伟大的一点——从不重复自我。也因此受俄罗斯皇室的尊贵加持,而广传于世。

法贝热彩蛋作为俄罗斯最为奢华的珠宝雕塑象征,是尊贵,美貌,财富与健康的象征。亦被视作为代代相传的宝物。也因此见证了罗曼诺夫王朝的兴衰,同时记录了末代沙皇罗曼蒂克的温情。

俄罗斯,这个富饶与贫瘠并存,粗狂与细腻同在的国度,这是拜伦用“涅瓦河中流淌着黄金与珍珠”来形容的国度。所以俄罗斯的男人和女人们才会那样简单而质朴地热爱珠宝,就像他们热爱皮毛、鱼子酱与伏特加:哥萨克骑兵用黄金装饰自己的马镫,纺织姑娘拿紫水晶编入自己的发辫。那些北国风情的珠宝既不是纤巧细致的洛可可风格,也不是冷峻尖刻的哥特调,而是在浑厚大气的巴洛克中调入原生态的鲜活:宽厚沉重的手镯,未经打磨的刻面宝石,硕大夸张的头冠,简单鲜艳的宝石配色……优雅着同时野蛮着,这才是斯拉夫民族特有的华丽璀璨。

因此有人说“这个神奇的国度,女人们就算穷得吃不起面包,也仍然会高傲地穿着她们的貂皮大衣,戴着闪闪发光的珍珠项链和钻石项链,去剧院看一场《胡桃夹子》。”

然而随着历史进程的推进,俄罗斯的珠宝荣光在十月革命的镰刀下不复存在,如今俄罗斯仍旧是北方令人生畏的强国,但俄罗斯珠宝固有的精巧和奢华已难被再度复刻。关于珠宝的惊艳故事已随着时间的车轮渐行渐远,成为世人无限缅怀的辉煌往事。

碎片化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碎片化的信息!
推荐阅读俄罗斯的珠宝往事——战斗民族的细腻与奢华